心悦君兮ㄧ作文3000字 - 初中作文•初一作文•小说

2021年9月17日 星期五 下午 6:48

字体变小ㄧ 字体变大✛

心悦君兮ㄧ

作文3000字

  闯不如的世界

  第一发

  一片漆黑,没人能看清我的表情,自然,也不会有人要来特意看我的表情。我在这看台下的寂寞里悄悄坐着,没有倾国倾城貌,自然不敢坐在正大光明处,我就躲在角落,放眼看台上无情的戏子演绎着那多情的戏……

  我叫王柳萱,我不是来看戏的,我是来消磨时间的,太多时间,多到打发不走,消磨不完……

  台上十三四岁的妙龄闺门旦在咿咿啊啊地唱个不停,十三四岁,如花美眷。十三四的我又在干什么?虚度年华?无德无才?但即便是这样,我还是遇见了他,翩翩的他……仿佛从那刻起,活着,才有了意义。可是……

  “心悦君兮,君……怎还不知?!”

  默默出口,眼泪趁着无人的时候莫名其妙在衣角上渗透、浸湿、蓬松,泪沾裳……

  遥记当年,草长莺飞,初见。当时年少,不知如何形容,可能从未见过那么好看的人吧,渐渐的下巴,紧蹙的眉头,手拿摇扇,淡淡的酒香,鬓边细细的辫子……我只知道痴痴地看……看向他半明半昧的眼眸,方知心动究竟是什么。只一瞬,便觉从前浅薄的心动,只是心脏的漏跳,而这一次,却是血液的停止流动、心脏的停止跳动。岁月静好,我愿一切都停留在那一刻。后来我才得知,他叫李佑,庇佑的佑,五爷李佑。这个名字,过耳不忘,谨记心间。

  再后来,每每去街上打听自己的名声时,总不忘加一句:“诶,你听说过嘛?内个五爷李佑……”但是每每不等我把话说完,就有了无数人在眉飞色舞的争论,内容无非是李佑的那些风流艳事,我想知道更多,想知道一切,可又不敢多问,怕别人发现我对他李佑的好奇和爱慕之心,爱慕他的人太多,多数温尔温雅、清新可人。而我,无德无才,又怎能鹤立鸡群,得他之青睐?

  于是我想逃,我想离他远点远点,再远点。我怕用了至深的情,到最后,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也怕心上有伤,会再难愈合。可是孰知,命运已安排你我相遇,你越是刻意回避,却越来得翻云覆海……再难更改……我注定覆水难收……

  九月重阳,秋高气爽。第一次参加重阳大典,却一败涂地,连个名字都看不到……我便是这么一个可怜的小人物了,如空气一般透明地存在着……

  拿着黄色的令牌,无所事事地入宫,我以为只要是努力了、累了,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休息了。也难怪家父王元宝日日对我说教,说我不务正业……御花园闲逛,想以此收起悲悯的情绪,俶尔看见有座高台,好像荒废了许久,我想上去看看,想登高望远,我虽不是那唳天的鸿雁,但我也渴望拥有鸿雁的视角……

  第二发

  步步登上高台,石阶上的苔痕几次欲将我拌倒、摔下,然后冷眼看我万劫不复,暴毙台下。台上的风有几分冷冽,当真高处不胜寒。远处只见红枫似火,残阳西斜……这时,若是有人能陪我同赏这人间美画,那曼妙的八水绕长安不知该多好……可惜只有寒风与我相伴相知,厮守到老……

  有人轻轻站到了我的斜后方,是左右近侍吧。我没多想,不过有种隐隐的预感,后来我才知道,那种预感,叫“命定”。心里有些许期希,暗自幻想蓦然回首时,可以发现来者正是李佑……我微微地笑了……

  然后……

  “哎?!好巧啊,小娘子……”突兀的话使我诧然,打断了沉思。李佑?还不待我痴钝地反应过来,便直直地看入了一双深如桃花潭,明如桃花潭水的眸子。久久沉沦,好像被人蛊惑,一时忘了言语,命运待我不薄……我就那么一直看着他,他也就那么一直看着我,仿佛一切静止,人间安详……

  有种错觉,好像他也喜欢我似的……好像我看见了他眼中的欣喜,心中的欢愉……当时的幼稚想法啊!

  直到……他微微蹙了眉,我才知到看他的时间久了些,不太礼貌。于是就想说些什么来打破尴尬,可是也没什么好说的,只在清风中悄然静默着……许久,他轻轻一笑,打破了寂寥:“小娘子可是不认识我了?”

  “啊?!对哦,公子……李佑?!……”我结结巴巴塘塞着,话一出口便觉不妥,哪能如此鲁莽的直呼其名呢?再况且,他也不是什么

  公子,是大明皇子……我在心底责怪自己欠缺礼法,没学好礼仪。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对自己的不认真学习报以愧疚吧?嘿嘿……

  “嗯……”他后来就没再说什么了,只是与我肩并肩,共同欣赏着这人间美景……我至今难忘……他的那种深沉的眼神……

  他不是在观红枫似火,亦不是在看残阳西斜,他看的,我猜不透。只觉他的目光与凡人不同,像是处于红尘却早已看破红尘,深沉、悠远……

  我们就这样在高台上站了良久,我不知如何开口,怎样出言,于是就把满腔的话语生生憋在了肺腑……

  终于,我忍耐不住尴尬,还是开了口:“景致不错……”

  “嗯,小娘子言之有理……”他顿了顿答。

  “什么小娘子啊啊啊……你个登徒子!你……”完了完了,一说话就爆粗口……我立马住了嘴。

  接下来,我便真的无话可说,有口难开了。实在是太尴尬了!

  那么……逃走?!……

  于是我付诸行动:“诶……那我先走一步了……”我等了一会儿,他不予回答,紧蹙眉头,一言不发,好像有些愠怒。我感觉到了一群乌鸦从天上飞过,“嘎嘎嘎”地与我无声对白……

  转身便走,逃离这里!越快越好!

  第三发

  “小娘子留步!”

  诶诶诶?!浪潮瞬间袭卷我全身,波涛汹涌动弹不得。我缓缓转身,心脏急急跳动,诧异地看着他。什么情况啊啊?!逃不走了?!

  “这可是小娘子的?……”李佑含笑轻问,指尖轻挑一块碧绢。越发像个好色的登徒子,在引诱猎物向前走近……

  可是……咦?那不是我的嘛!碧色,淡淡绣了一个歪歪扭扭的“萱”字。鲁莽,鲁莽!这字这么丑……哦我的天哪……这已经是第二次为不好好学习而懊恼了……

  “嗯……是的,多谢了……”我尴尬地小声应答着。疾走几步,欲拿上那手绢便远远逃开……

  我的指尖轻轻搭在他的指尖上,感受到了来自他指尖的一点温润,那一刻久久定格脑海,任凭沧海又桑田……什么情况?李佑的手……有点硬……他手上的茧子,实在很厚,暴露了他平日习武的刻苦……原来他也并不像世人流传的那样无所事事……

  “多谢……”我又小声道了一次。随即转身,不愿多留半刻。谁知那日我是鲁莽之至,处处心惊又处处不用心。重阳节落榜、手绢掉了、歪七扭八的绣字被人看了去、出言不逊……丢脸!简直没法见人了!但这些其实都还不算什么……只见那纱绢又随秋风翻卷于地!心慌……诶诶诶?!无可奈何地尴尬望着他,他又轻笑,随即弯腰,再次将纱绢缓缓递予我。面无表情。

  “真是……多……谢……了……”我的声音在秋风中摇曳着。不知为何,那日,尽失分寸……

  他笑而不语,转身置于长安美景,不再理我。哎,换了谁,都不会再理我了吧,不打我就算有修养的了……

  我匆匆忙忙下了高台,简直没法见人了好么?!微微平缓了心跳和呼吸,暗笑了自己,不经意又看向那台上之人,他仍然在欣赏着如画美景………

  其实,美景与他,相呼相应,他比那天边的斜阳,还要鲜艳耀眼……太……帅了!!!

  我觉得我迟早会万劫不复,只是不知,使我万劫不复的,是万丈的深渊,还是那人的眼眸?!……

  那夜回府,只觉风一直在吹,风不定,人从未平静……

  (这里有些狗血…其实后面会更狗血,嘿嘿,但是一定合情合理…)

  第四发

  我是个可笑之人,自从那高台偶见后,每每走在街上,便都会幻想着是否能再遇见他;他是否会看着我,陪着我,听我说着无味的话;他是否会如沐春风地笑;他是否会与我对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”或是“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!”;……

  我们若是在一起,会能干好多好多事,我们若是能相伴相知、举案齐眉,那该有多好……

  今天清晨无比安和,转眼已是寒冬,当户上过红妆后,便出了家门。我要去那四面高墙、格外冰寒清冷的深宫。去探一故人——皇后长孙氏。(大伏笔!啊哈哈哈)她温柔贤惠,国色天香,得我敬之。

  她是那深冷寒宫里的唯一温暖,也是我心头上的唯一温暖……家父暴戾,管家奸诈。唯有她,虽离我甚远,但对我甚好。她会和蔼地听着我的天方夜谭;会为我量制华美的衣物;会为我绾一个坠马髻然后赞我好比那不妖的青莲;……想着想着,我不由加快了去往深宫的脚步……

  “王小姐留步!”是云端快手云锦鹤。他拦住了我的去路。

  “云侍卫有何事呢?如此急忙?”

  “小姐的家父,令尊他……薨了……”

  我呆住了……薨了?薨了!

  “小姐?”云锦鹤打断了我,“快回去看看吧……”

  “多谢告知……云侍……”话还未尽,那云锦鹤早已不知去向。不愧为云端快手……长得也挺帅……唉只可惜……我向来与帅哥无缘……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!!!

  王元宝?!家父……家父已薨?!已薨?!

  我想笑,那日日对我说教的老头可是薨了呢……可是嗓子干哑,心头阵阵痛楚,笑不出来。有液体划过脸颊,拿手轻抹,竟然是泪?!莫名其妙……我为什么会为那么一个无聊苦闷的老头而哭?我苦笑……我生来无母,母亲抛弃了我,然后驾鹤西去,飘飘欲仙去了,如今,就连那康健的父亲都不要我了……他们都为了飘渺、虚幻的极乐世界将我徒留在了冰冷的人世……你们就当真如此厌恶我?!就当真要一个个地离我而去?!我就如此没用,得你们嫌弃?!

  我苦笑,漫步在长安街头,穿梭于一片车水马龙……世态炎凉,人心难测,本以为我还有个家,还有个遮蔽寒冷的港湾,还有个王府,可现在港湾倒塌了,王府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没收,我会不会被人卖掉啊?!想着想着,又有几滴眼泪落下……我就是那随风翻卷的干黄落叶,漫无目地的飞着,飞着……

  第五发

  转眼夜幕已至,我依旧沿街边低头走着,路边的一片繁花似锦、人声鼎沸,但这些好像都与我无关。家父薨了,也再无人管我了。随即又有两行情泪滑落脸颊。现在正处寒冬,我身心俱寒……那种无人温暖、无人陪伴的冰凉正在此时被体现得淋漓尽致……

  若是有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,愿意温暖我、愿意陪伴我、愿意为我敞开怀抱,我定紧紧抱住他,不会放开,不会放走……可这只不过是我一念的痴心妄想而已,又何必当真……呵呵……

  我的眼泪淹没在人潮中,几次不动声色地沥下……

  “小娘子?!……”我知道那是命运。

  远方摇摇晃晃地走来一个人,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所以难辨来者。但是除了他是再不会有第二个人称呼我为“小娘子”的了……他喝醉了,身上的酒气很刺鼻。李佑……

  “小娘子一个人在这儿啊……在这干……”那人轻佻的话语说了一半,便凝噎在了凉风中。我感觉到了那人语气的变化,我感觉他渐渐清醒……

  “小娘子怎么哭了?!”

  “可是有人欺凌了你?!”

  “小娘子你先别哭啊……”

  “你这样子让爷……”

  话止住了。过了好一会儿。那人又道:“是……哪谁干的?!大胆!爷定不会放过他!小娘子你老实跟爷说!爷去……爷去找他报仇去!爷会武功!还是父皇亲自……亲自指点的呢!”

  我不回答,想笑,可是偏偏笑不出声。

  许久……

  “要不你随爷吧……”

  我吃惊地抬头看着不太清醒的他,他的双眸里没了当日的清澈,是混沌的……可当时的我,竟把那混沌当成是他眼底的宠溺……

  “爷会保护你,爷会给你最好的……”话又没说完,他便被我紧紧抱住,我觉得他便是了,他便是那将姓名与我一同刻在三生石上的人,于是我舍弃了曾经极力挽留的、怕被拒绝的、可笑的尊严,没有逃离,主动紧紧地将他抱住……贪婪地汲取着来自他的温暖……后来感觉到了他迟疑而温柔的回抱,他把他的温暖毫不吝啬地分享给了我,我痴心认定了他就是那个人……岁月静好……

  那刻,我仿佛因他而醉,他也醉,可他的醉,却是饮酒而醉的醉……

  车水马龙也好,人声鼎沸也罢。在此刻,都化作了一片鸦雀无声……我的眼中脑中怀中都只有他,也只剩下他……

  “五爷,住手!”我们的安宁被人厉声打破,毫不留情……

  我急忙推开李佑,一瞬间清醒了过来。重拾“尊严”,因刚才所发生的事面红耳赤、羞愧不已……云锦鹤什么时候到的?!他看到了什么?!我、我、我该怎么办?!大脑一片空白,慌慌张张地正想解释什么。还没开口,就听见李佑漫不经心地答道:“小小侍卫,敢坏爷好事?!算了……喝酒去……”我心一颤,他,是在为我解围么?!……

  可惜当年年少无知,偏偏把那无情认作了有情……

  第六发

  自从那日云锦鹤把失魂落魄的我带回王府后,我便再也没有看见那个唐管家了,他的内什么时光机大概修好了罢,后院的草坪上只剩下一个旧日放置那家伙的印痕……他不属于这个朝代,终是走了……过客终究是过客,无情也终究是无情。说走就可以走,把“陪伴我一直到出嫁”的誓言忘得一干二净……可惜了一个帅哥……哎,帅哥终究是不属于我的啊……可是脑海里却清晰浮现了我与他的初见,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日……

  “这是唐管家,以后就由他来负责你的生活起居!”

  “小姐好啊~”

  “唐管家好!诶?你不是那个奇怪的人吗?”

  “小姐瞎说什么呢?我与小姐第一次见面啊……”

  “喔?是嘛?好吧……我脑子不太好使……嘿嘿……”“小姐快别这么说,小姐聪慧过人……以后我再给小姐安排课上,找最好的先生,完了小姐就是全京城最聪颖的了!!!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不过我可以上学咯~真高兴……”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我的时光机……”

  “时光机?”

  “对,时光机……可以带我离开的时光机……小姐,借你的院子用用……”

  “离开?!你也会走吗?爸爸告诉我,没有人能陪我从出生走到最后的,不能依赖任何人的……母亲那么好,她都走了,你也那么好,帮我找先生上学……你也会离开的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  “这……侯爷说得是没错……我的确……没有人能陪你到永远,可是至少我能一直陪你到出嫁……怎么样?!”

  “好啊好啊!一言为定!”我破涕为笑。

  “一言为定……”

  往事太难回首,泪沾裳……

  现在我身边,冷清得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。唯有那似杜鹃而非杜鹃的鸟,在寂静中啼着血……

  在等家父王元宝出殡的时日里,我只能对着那冰冷的棺材掉下眼泪,空闲下来,也会想想李佑那日温暖的拥抱,内心便会波澜一片,久久不能平息……

  岁月如梭,光阴似箭……

  转眼我已是十五岁的亭亭少女了。长孙皇后和皇上看我父母双亡,尤是怜惜,封我为郡主,地位相当于一个庶出的格格,皇恩难忘。对于我这么个无德无才之人,有了郡主这么个噱头,我便能寻个好人家,会富贵一生,衣食无忧,会有个如意郎君,相敬如宾,举案齐眉……如果我可以选择,那么我希望那个好人家就是皇宫里的皇室,而那个如意郎君便是五子李佑……

  一日,出门闲逛,转眼又见他。

  紫衫绿褂,气度不凡,翩翩踱步迎面而来。他看见了我,定住了脚步,我看见他,却停住了心跳。

  这街道太短,我们隔着流走的人流,静静凝视……哑然失笑,无法控制、情不自禁。多日的相思,在这一刻失了控也得了解……

  嘴角情不自禁地向上勾起,内心几度波澜几度起?!他也笑,在阳光下、人流中格外耀眼,那一刻,仿佛阳光失去了亮度,空气失去了纯度……

  现在再想起那日,真的啥也说明不了,王柳萱,谁会像你一样的傻呢?你出门前为什么不好好照照镜子?

  “每回看见小娘子总是情不自禁地想笑呢……”他翩翩走来,轻佻眉额,星眸微眯。

  脑海一片空白,他,也跟我一样么?!情不自禁?!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情不自禁的原因,而他,也一样么?!

  波涛汹涌,无力拦平。

  如今的我虽然不知如何作答,但也再不会话出无礼。我微微一笑,化作言语悄然回答。因为宫里的嬷嬷教导过,有时候无言胜有言,无声胜有声……我谨记有经验嬷嬷的一字一句,因为我希望李佑能认识一个最好的我,也只有最好的我,才有权利站在他面前,听他讲话……

  “几月不见,小娘子愈发标志了呢……”

  我脸红:“难为王爷还记着我……”

  “小娘子好像素喜碧色呢……”

  什么?!他怎么会知道?是不是因为对我的关注?他……也喜欢我对吗?……根据我后来的经历,我只能说:小姑娘你真自恋,小姑娘你想多了……

  我们并肩走了一段路程后,我迟迟开口:“五爷如何得知的?”

  “知道什么?”他若有所思。

  哎哎哎!我脑子又不好使了!这么久的话题了,早该翻篇了好么?!对自己真的是无语了……

  “没没没……没事”我急忙摇头。

  “小娘子!以后不要叫我五爷了!”

  “为啥啊?!”我脱口而出。王柳萱!你能不能有点素质?!

  “我要走了……”

  “到底为啥啊?!”我又失言。

  管不了那么多了,他真要如谣言所传,赶往淮南,做淮南王么?!并与杨小环奉旨成婚?!那……我呢?!

  地动山摇,我的世界仿佛崩塌,摇摇晃晃,颠三倒四,断壁残垣……哎……都说了帅哥总是要走的……

 初一:,,

    阅读1百+
    扫描二维码,在手机上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