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侦探柯南续作文3000字 - 初中作文•初二作文•小说

2021年5月9日 星期日 下午 10:29

字体变小ㄧ 字体变大✛

名侦探柯南续

作文3000字

  第十三章

  “喂喂,黑羽快斗,你给我解释清楚,这封预告函是怎么回事?”又是六个人避开了小兰和叶等人的小会议时间,地点仍旧在工藤家的书房。服部上来就指着报纸上大大的关于‘怪盗基德又发预告函’的新闻对着黑羽训斥。“之前的事我可以看在咱们合作的份上既往不咎,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黑羽很是无奈的往椅子上一倒,“服部,这就是咱俩在道德观念等方面的差距了,你别插嘴。”见柯南不服气地正要说些什么,他明智地补了一句,“不过这次的事可真不关我啊。”

  白马正在无聊地翻看着笔记,听到这一句时抬起头来微笑着问道:“依黑羽君这么说是有两个基德了?”“什么叫以我这麽说?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!”听着白马漫不经心的口气,黑羽当场就暴走了。然而话音刚落,白马的‘华生’便俯冲过来狠狠地啄了他一口。“喂喂白马你的老鹰杀人了!”黑羽发出了惨叫,一连N张扑克牌脱手而出向‘华生’射去。

  白马微微笑,抬头,一副‘我什么都没听见’的样子,“今天的华生好像很狂躁呢。”说着他伸手安抚接近狂暴的老鹰。黑羽很不爽地应了一声,“是啊。那家伙冒充我的名义发预告函就罢了,挑战信居然还送到我家来了!”

  “也就是说发信的人知道你的身份。”新玥来了兴趣,身体稍稍坐直,“有没有可能是组织的人?最近两天FBI就要行动了,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岔子。”“额……”黑羽摸摸鼻子,“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  “我觉得还是通知一下茱蒂比较安全。”新玥说着,从不离身的手机和怀表已经掏了出来,“四点十四分二十八秒三七五,她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事。”除了白马还笑得比较纯良外,剩下三人皆汗颜。你说柯南啊?人家早就被迫习惯了。

  “ThisisJudy,whatisthis,plase?”电话那头经过一首欢快的乐曲后传来茱蒂清脆的声音,一口标准的伦敦腔。“ThisisAvril。IlooklikeyounottoadaptJapanesenow。”新玥戏谑地回答着。“Oh,greatgirl,whatisup?”茱蒂很大度的没有计较这件事,却通过另一个方法惹恼了新玥。“Isaiddonotshoutmegreatgirl!PlaseshoutmeAvrilorKudo!”“ButAvrilistooweak,however,Ithinkyouareverygreat。”比起新玥的暴躁,茱蒂的声音显得不急不缓,好像是在逗她玩。

  新玥也不愧是新玥,闭上眼睛一会就冷静了下来,换用日语,“茱蒂,说真的,有点事。你知道怪盗基德吧。”“当然知道。”茱蒂也配合地换用了日语,语气沉稳下来,“你前两天不是才说过要和他合作么,我刚刚就在报纸上看见他发的预告函。”新玥深深地皱眉,“那不是他,但是却知道他的身份。我担心和组织有关,所以你最近的活动还是小心一点为好。”“OK,OK。”茱蒂连连地应着,“Greatgirl,你也要小心啊。”“顺便说一声”,等到快挂电话时新玥才加了一句,“我的手枪丢了,回来再给我配一把。”

  “什么!”茱蒂的声音立刻提高了一个八度,“你居然把手枪给弄丢了!你知不知道在重新配备一把手枪是很麻烦的事!……”新玥连忙把手机拿到离自己耳朵一米以外的位置,心虚地想起了自己牺牲在奇迹公园的那把枪。待到茱蒂吼完后,她才把手机重新贴近耳朵。“这次就算了吧,我回来再给你配一把。虽然你用狙击枪比较精确,但是既然你想亲自上阵就用手枪吧,‘沙漠之鹰’怎么样?”吼累了之后,茱蒂才重新平静下来。‘“沙漠之鹰’?”新玥嘴角有点抽搐,“茱蒂你报复也不要用这种方式。那玩意这么大尺寸,揣着它上阵我是想去当靶子吗?携带起来也太不方便了。还是换那个格洛克17式9mm的吧,起码用着顺手些,子弹也多些。那就这样了,回头见。”好不容易搞定了茱蒂,新玥一扭头,发现大家都是一副傻了的样子。“怎么了?”她好奇的问了一句,却见大家又都恢复了,该看书的看书,该记笔记的记笔记,该喂鸽子的喂鸽子。

  “Avril是你在FBI的代号吗?”白马问道,脸上是波澜不惊的表情。“嗯。”新玥随口回答着,又转过去问黑羽,“你呢,那个冒牌货准备怎么办?”

  “当然是委托给你们调查了。”黑羽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,磁性的嗓音里带着慵懒,“我可不是侦探,追查真相又不是我的工作。”“你这家伙也太不负责任了!”服部首先感到了不平,“而且就算没开学,我再这样在东京耗下去和叶那个女人也会把我给生吞活剥了的!”“呦呵,”黑羽仍旧是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样子,“原来堂堂的关西名侦探居然会怕一个女人么?”身份被曝光给四个侦探,他大少爷的心情不好,很不好,极其不好。所以自然随手把服部拿来开涮。

  “你这个家伙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,和叶的合气道可不是盖的!”好吧,服部也要暴走了。“叮铃铃铃,叮铃铃铃……”新玥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,于是她无奈地按下接听,“我是工藤。哦,博士啊……什么,游戏的发布典礼?我可没有那美国时间,我手头还有几个案子呢,什么,我爸设计的,那我就更不去了,我哥,我替他回答了,不去不去,就这样了……”

  第十四章

  又是一个星期“哥,我最近都快无聊死了。”电话这头的新玥抱怨着,完全没注意到电话那头的人的火气已经逐渐上升。“你无聊?废话,你学都不上什么事都不干,不无聊才怪咧!”新玥却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,“哥,自从变小后你好像越来越爱训人了呢。我说真的啊,哥,你手头现在有什么案子吗?”“就一个无聊的小毛贼。”柯南无奈地眯着半月眼笑着,而新玥对于小毛贼的含义已经心领神会,瞥了一眼揉得皱兮兮的预告函:“

  撒旦堕入黑色地狱

  慈悲的天使垂泪

  天堂全新的生命诞生

  集齐完美于一身

  当历史重现

  我将前来领取沉睡千年的宝石。“

  “那就比比谁先解出假基德的预告函吧!”“米花博物馆晚上九点三十分”“哥,你果然解出来了。”新玥自信地笑着,三人拔腿向着已经人烟稀少的博物馆顶楼跑去。

  “恩。”柯南颌首,手里拎着刚刚卸下来的滑板,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。柯南笑着说:“这次的预告函倒容易理解多了,当然也和换了个人有关系。”他斜眯了一眼被新玥拉来的黑羽,黑羽则是很脸皮厚装作不明白的傻笑着。新玥顺便接着解释道:“‘历史重现’即回到第一句。传说中路西法带领堕天使与天使军团战争失败后,坠落三天三夜堕入地狱。白天和夜晚,早晨和黑夜,morning和night,m和n,minute,9点30分,再简单不过了。”“琥珀是数千万年前的树脂埋在地下形成的,这大概就是他所说的‘沉睡千年的宝石’吧。他的目标应该就是米花博物馆展出的琥珀石。”黑羽难得开口,眯着眼打哈欠掩住眼中的精光,“说起来,白马探和那个……服部平次怎么没来?”“和叶找他有事。”/“白马他还有案子处理。”又是异口同声。三人已经来到天台门口,黑羽微笑着潇洒地踹开了大门,映入眼帘的正是飘然而至的怪盗基德。于是黑羽囧了,柯南幸灾乐祸了: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啊报应。新玥则投以同情的眼神:被抢饭碗的感觉肯定不好受。“Vermouth,你也是组织的人吧?”“柯南直接挑明了来意。Vermouth也没有隐瞒,妖娆地笑着摘下面具,“你们最近的动作似乎大了点。”她停顿了一下,看了看三人,“黑羽快斗?”“这位女士的名字就叫做vermouth吗?”黑羽微微一笑,后退半步,行了个中世纪的骑士礼,抬手做了一个压帽檐的举动。“呵”,Vermouth轻笑,对于黑羽的暗示轻飘飘的带过,“你倒还真像你的父亲呢。”她顿了顿,又看看一遍的两位侦探,“连这两个都一样。”“你认识我父亲?“这回轮到黑羽惊讶了。”“Stop”。新玥懒洋洋的靠在墙上,“恕我打断这场叙旧,不过你们难道不认为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处理吗?”她微笑,明里暗里的指向那群逐渐靠拢过来的警察。“你能帮我们吗?”黑羽大约是被柯南感染了,也直截了当的问道。Vermouth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,“我为什么要背叛组织来帮你们?”“为了公众的利益。”柯南铿锵地回答道,新玥却只想翻白眼。“很有趣的笑话。”Vermouth重新将面具戴好,“不过我同意。”她走到大楼边缘。

  “为什么?”新玥惊讶地追问。白色滑翔翼突然被展开,白色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夜空,吸引了所有埋伏的警察的视线。远远地飘来了一句话:“Asecretmakesawomanwoman。”“又来了。”柯南无奈地眯眼,黑羽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这时新玥的手机震动起来,她看了看,是一条短讯。看到内容后,她先是一愣,然后嘴角抽搐地笑了起来。“怎么了?”柯南好奇地问,他可是很莫名什么能把冷静的小玥搞成那副德行。“走吧,我们去找两个人。”她说道,转身离开,再看见两人疑惑的神色后自动补充一句:“两个没事找事的人。”

  第十五章

  偌大的白马宅里,此时却是一片沉寂。白马探被奶妈教训了一通:“少爷,你下次办案可一定要小心了,小时候你就因为跟着你父亲抓罪犯竟然出车祸了,居然还失忆了呢……”几位日本知名的大侦探都陷入了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一副大眼瞪小眼的样子。“那啥,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勾搭起来的?”黑羽先打破沉默,直接了当的问了起来。手砰的一拍桌子,突然想起白马家的桌子都是用大理石做的,于是自己捂着手叫痛。可能是因为他的问法太过于直白和震撼,正在喝茶的柯南一口茶呛在了喉咙里,‘扑哧’一声喷了出来。互相看着不顺眼的万年死对头白马探和服部平次,此时却非常默契且一致的用炯炯的求知目光盯住黑羽快斗。

  “请问黑羽君有弄清楚勾搭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?”白马说道。于是黑羽脑门上的冷汗刷一下子全下来了,他开始后悔自己不经大脑的问话,同时得罪了两位大侦探果然是要不得的啊!此时,新玥慢条斯理地品了一口红茶,看到怪盗基德引以为傲的扑克脸都要保不住时才开口。微微张嘴,却被茱蒂的来访打断了,“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开始私下集合这些侦探了?”“因为你开的先例。”茱蒂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,“我们要选择最万无一失的方案。喏,你的手枪。”她轻轻一推,不过十余厘米长的手枪滑了过去。“谢了”。新玥熟练而迅速地拆下手枪的子弹匣,空扣扳机。茱蒂慢悠悠地说道:“你要的格洛克17式9mm,虽然我还是不理解你为什么不用沙漠之鹰……好吧,这回事就算了,但绝对不能有下一次了!”她用胁迫式的眼神看了新玥一眼,新玥也只得无奈地点头,“Boss那儿传来的消息,一个好一个坏,先听哪个?”

  “好消息!/坏消息!”几乎是同一时间,双方脱口而出,但总给人一些……以多欺少的感觉。四位侦探选的都是坏消息,这很容易理解,当侦探就要时时注意到最差结果。黑羽一人选的是好消息,这也可以理解,作为一名怪盗,这个风险的职业,很有必要时时保持乐观。

  “唔。”茱蒂作势思考了一下,“那就先好消息了。Boss看在新玥的面子上,同意你们都加入围剿组织行动。”

  “切,这算什么好消息啊”新玥念叨了一句,重新组装好那把枪塞进口袋里,然后瘫坐在椅子上。拜托,正常一点想活得久一点的人都宁愿远离组织越远越好吧!“那,坏消息呢?”这回问的是柯南,他觉得消化了刚刚的消息后已经没什么能震撼到他们强壮的神经了。“参加是可以,但必须得先到法国接受训练。”茱蒂摊摊手,一脸无辜地看着满脸写着怀疑的几位大侦探,“Boss下的命令,我也弄不懂。”新玥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,怎么看这个命令都是很难理解啊!“他的命令就没几个能弄懂的。不过这几个,都不上学了?”她指指身边的大侦探们。“不行!”服部首先出来抗议,“我不上学,和叶那女人真会杀了我的!还有我老爸那一关也肯定过不去……”

  “小兰也会担心我的。”柯南亦是满脸的不赞同。毕竟对于他来说,天大地大,小兰最大。黑羽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,悠闲得仿佛他此刻不是在自己的死对头家里,“我也不认为我悠闲到需要去那里度假。只有那种闲着没事干的有钱人才会……”他没好气地瞥了他们一眼,尤其是白马。

  “黑羽君仇富吗?”白马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。“去你的!”黑羽再次拍着桌子跳起来,然后赶紧去抚慰自己再次受伤的手。

  “不能这么说,毕竟人家是小户家庭出身,啧啧。”服部表面上像是在劝架,实则……他的语气不管从哪方面听都相当欠扁。“跑题了啊。”新玥无奈地敲敲椅子扶手,嗯,这椅子质量还不错。“Boss的原话,所有人一个不少,其他人也可以带去。”茱蒂的话干脆利落,仿佛准备带去的不是一个个大活人,而是几件行李似的。“那边谁接应,还是银落?”新玥还是很担心地问了一句。“嗯。”茱蒂高深莫测地笑一笑,“那么,thegreatgirl,goodluck。”

  待到出发那一日,机场中多了N个人无语。“小兰/小兰姐姐/中森桑/青子,你确定你没有一个孪生姐妹吗?”这句话被重复了N遍。连小兰和青子自己都惊讶地看着对方,原来世界上还是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出现的。

  新玥则是在庆幸自己的老哥身体还没恢复,否则估计会更混乱。于是一架飞机,载着众多人的希望、困惑、不爽等情绪向着巴黎飞去

 

 浙江绍兴绍兴县绍兴县齐贤镇中学初二:徐静芳

    阅读1百+
    扫描二维码,在手机上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