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船听雨眠——梦回江南作文2000字 - 初中作文•初三作文•小说

2020年11月30日 星期一 上午 6:28

字体变小ㄧ 字体变大✛

画船听雨眠——梦回江南

作文2000字

  拾起遗落在地上的风车,清冷的风贯穿深巷,破旧的木门吱吖响着。雨水顺着屋檐滴落在石磨里,泛起点点涟漪。只听飘渺的歌声飘荡,在耳际边拂过。“啊”我惊呼,石板路上的水渍掠过石青色的衣襟,向着传来歌声的方向跑去。

  沥水河停着一叶船舫,船头坐着一位女子,身着墨绿色长衫,抱一把琵琶,白皙的手指在琴弦上游动,唱道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…..相顾不言,惟有泪千行。”“阿桑姐姐好雅兴。”不知怎么了,我就蹦出了这么一句话,吓得后退了几步,呆呆地忘着她。“你,看得见我啊。”她轻叹道,“上来吧.”舫缓缓靠岸。

  墨黑的长发,用一支刻着玉兰花的银簪绾起,又剩些细细碎碎的发丝,随风轻拂。“我叫阿清,刚和奶奶搬到这镇上。”舱内弥漫着袅袅青烟,梅子酒在咕咕地煮着,从雕花的窗棂又飘来了丝丝凉风。良久,她才开口“唤我阿桑吧。”

  “阿桑姐姐,下雨了。”说着,我的脚还是浸在碧色的河水中。她倒了杯青梅酒给我,我却迟迟没有接过,羞涩地说道“我不能喝。”把头埋得低低的。“进来吧。”瞥了眼依旧在玩水的我。“不想……”低头看着深邃、不见底的河面。“清明雨多,会着凉的。”她,目视前方。前方烟雨蒙蒙,船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与桨声,摇摇晃晃地飘荡着。

  “我们这是要去哪?”我强睁着沉重的眼皮,说道。“没有目的,就这样,一直顺水流。”隐约中,又听到了飘渺的歌声“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……”我最终还是睡着了,在这无尽的雨声中。

  突然惊醒,发现自己睡在带着沉香的木床上,时不时传来了奶奶在院中捣衣声,原来我在自己的房间里。赤脚踩在冰凉的地上,沉思着,我到底是怎么回来的,昨日是梦境,还是现实….?望着院中满头白发、慈祥的奶奶,却不知该如何发问。穿好鞋,步入中庭,拿起了院角的纸油伞,轻推开虚掩的沉重大门,飞快跑了出去。

  再次来到沥水河岸,见她依旧一身墨绿长衫,“名花倾国两相欢,常得君王带笑看。解释春风无限恨,沉香亭北倚阑干。”她低唱着。在舫上,我递给她一柄纸油伞,上面绣着清新,淡雅,有不失娇艳的芙蓉花。“放着吧。”她的手指一刻也没停息。抬头望那清丽的面容,她为何不笑,如果她笑,那一定很美,就像,芙蓉花一样。芙蓉花…,我轻越下船,消失在深巷中。当又出现在她面前时,手里捧着一朵木芙蓉,她看着满面笑容的我,垂眼,轻吟道:

  涉江采芙蓉,兰泽多芳草。

  采之欲遗谁,所思在远道。

  还顾望旧乡,长路漫浩浩。

  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。

  她依旧没有笑。

  我有些失望,轻抚去芙蓉花上的水珠,她这次备的是碧螺春,我轻泯一口清茶,茶香从蓝花白瓷杯中溢出,清馨香远。“我爷爷也曾教过我一些‘画船载,清明过却,晴烟冉冉吴宫树。’还有一首,你也唱过,就是‘凤求凰’”她不语,听我念道:

  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,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

  凤飞遨翔兮,四海求凰,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。

  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,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。

  何时见许兮,慰我旁徨,不得于飞兮,使我沦亡,使我沦亡。

  “阿桑姐姐,你在等什么人吧。”我轻声问道,她从惊愕随之转为平静,淡淡回答“嗯。”

  “那,他在哪?”“在彼方。”“是很重要的人吧,那为什么不去找他,就一直等待吗?”我仍穷追不舍问道。“不会相遇的,我们永远不可能再相遇的。”她的眼里充满了与平日不一样的情愫,不再是漠然,但,是绝望。“阿渡。”像是命令一般的口气,在眼前闪过一道黑影,是一直在摆渡的艄公。又飘来了阿桑幽幽的一句话“对不起。”

  江南的雨,连绵不断,淅淅沥沥,带着泥土的芬芳与花香,使人沦陷。

  又坠入了梦乡。

  当醒来时,已经是第二日傍晚,奶奶也不知去哪了。跑向那地方,我有种感觉,阿桑要离开了。

  果然,船舫已经渐行渐远,想追上它,却是徒劳。我想起了她曾经唱过的一首诗

  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  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  那是还不明白其中之意,但现在,似乎又悟懂了什么。

  “爷爷对我说过,不管是此方还是彼方,总有一天会与自己最思念的人相遇,因为,这是注定的啊。”我朝着船舫消失的尽头大喊,跌倒在地,勉强撑着身子坐起。这时,阿桑又出现了,轻轻地,在我额间落下一吻,如三月的春风,含泪笑着说道“谢谢啊,阿清。”

  她,终于笑了。

  又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中的阿桑摆渡到了一个彼岸花盛开的地方,那里有一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子驻立着,“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不得于飞兮,使我沦亡….”

  醒来后,我知道,阿桑走了。后来,奶奶和我要搬离这个小镇,她说,她要找的那为故人已经不在了,又或许,那为故人,在更早的时候,就离开了。临走时,我再次去了沥水河畔,那是一个下雨的清晨,清凉的雨丝落在发丝间。虽没有船舫的影子,但能听见,清越,悠扬的歌声在久久回荡。

  再后来,整理老房子时,在爷爷的遗物里,我发现了一本似曾相识的信筏,纸上画着一位女子的画像,清丽的面容,白皙的皮肤,墨绿的长衫,是,阿桑。旁边注着:

  桑眠,清明殇。

  (去年旧作,如今再看,却微透文笔生涩,见怪了……)

  注释:

  此方指:阳界

  彼方指:阴界

  彼岸花:又名曼珠沙华、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,铺满通向地狱的路,且有花无叶,是冥界唯一的花。

  殇:凶、同时代表死亡、多种含义,多指少年未成年而死

 初三:雨葬

    阅读1百+
    扫描二维码,在手机上浏览